阿白是只猫

(可能是只污妖王)偶尔写文偶尔刻章每天手帐入了不少怪坑

002
我几乎是一条咸鱼了

001

一刀回到解放前

《十年》修伞(关于一些小设定

苏沐秋不抽烟,偶尔逼急了才会爆口粗,酒量很好,只和叶修互相嘲讽,正常情况下人很好,对想要做的事异常专心并且全神贯注,
做的时候很色情,但是很快就会败下阵来(噗

叶修老烟枪,但是在苏沐秋死后才开始抽烟,之前不会抽,一杯倒,习惯性嘲讽,也不太爆口粗
因为体质基础好体力惊人,所以做起来像疯了一样,花样不多,但是不温柔,每次做完都像是打了场架一样。喝醉了之后反而会温柔下来。以至于苏沐秋总想把他灌醉。
每年过年的时候都会回家,2014年回了家说明了和苏沐秋的关系,结果被父亲赶了出来,一边骂着你不但离家出走还他妈的这么出息找了个同性恋啊?对同性恋不能接受,但是当苏沐秋过世之后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想要安慰儿子。
可叶修并不领情,把苏沐秋的死迁怒到父亲头上,以至于后来就不回家了。

苏沐橙酒量一般并且不抽烟,虽然不腐女但是能接受,满支持叶修和苏沐秋的,因为对苏沐橙来讲两个人都是哥哥那种存在,也就无所谓抢没抢走那种感觉

穿越回了2015年7月15日
自设定死亡日期2015年7月16日

《十年》修伞(我写的可能很墨迹还很短…谢谢大家看TvT

5
叶修愣神了好久,直到苏沐秋腰间裹了条根本遮不住什么的小毛巾回来在房间里穿衣服时都没反应过来。
“你傻啦?”苏沐秋把地上叶修的牛仔裤捡起来扔到他脸上,
“起来吃饭”一脸不耐烦。

苏沐秋穿上了一件白色的T恤,和一条看起来有点旧的牛仔裤。
而叶修穿完牛仔裤也站了起来,踩着地上干净的空隙,走到了苏沐秋旁边。
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这个人一番。
“嗯,还真是真实啊,我都要以为我穿越了呢。”
叶修由自说着,摸了摸下巴,一脸惊奇。
“说什么呢?被操傻啦?”
“唔,也没什么,就是挺想你的”
被说了肉麻话的人打了个寒战,白了叶修一眼,走出屋去。
“你今天真是格外的恶心人”
“哎哎别走啊,有什么吃啊?”
叶修招呼着追了出去,此时的他没穿上衣,身子清瘦却不失健壮,还留着点儿父亲逼迫锻炼留下来的轮廓,只是可惜了,再过个两三年这肌肉恐怕就全变成宅肉了,之后就会开始发福,变得捏着软乎乎的死宅肉。
“泡———面———”苏沐秋拉长音喊着,虽然在这狭小的房间里毫无必要。
“哎?泡面??没别的么?”
“哈?你还想吃什么啊??”
“唔泡面就泡面吧”
叶修想着如果是梦的话可以操控着变出马云和王健林都没挣过的那么多的钱,可以吃些苏沐秋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进一些苏沐秋看都不敢看的地方。
或许还能操控着老爸接受他和苏沐秋的关系,不再在每年回家的时候连打带轰得赶他出来。
他曾经信誓旦旦的想给他幸福
却没想到做承诺是男人的本能,无论,那个承诺能否兑现。

那是2015年夏天七月十五日
那个仅剩一天可以幸福的夏天
可叶修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以为梦里面的他就能永远留在这个幸福的一天里。

《十年》修伞

4

果然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还只是前戏???

话说发现我的文好短哦(这并不代表我短谢谢



贴个wb链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7976849532321

《十年》修伞

3
醒来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感觉很温暖,身上居然盖着被子,叶修以为是陈果还是苏沐橙来叫他吃饭的时候看他睡着了,就顺便给他盖上了被。
叶修没打算起来,翻了个身,突如其来的疲惫感却袭了过来,让他情不自禁哼了一声,紧接着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
“嗯?”叶修诧异,歪头看过去。

“我靠!”
这一看不要紧,可是待叶修看清压在自己胳膊上的东西时不禁惊叫出声。
苏…苏沐秋?
“我靠你大早上鬼叫些什么?”苏沐秋闭着眼皱着眉打了叶修一巴掌,不轻不重,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把光洁的后背摆给了叶修看。
这一巴掌打得叶修一个激灵,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一个绝望到头时幻想出来自我安慰的梦。这很正常,谁没做过梦嘛,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甚至连色彩,连声音,一切的一切都毫无违和感。
叶修迟疑着伸出手,摸了摸苏沐秋的后背。
“你是野猫么?大早上还发情?”苏沐秋冷不丁开口,叶修一惊瞬间收回了手,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嗯?你怎么啦?”感觉叶修态度有点不对的苏沐秋转过身来,一脸诧异的看着叶修。
不对啊正常情况下得叶修不是应该嘲讽着说昨晚被干的连连叫唤的也不知道是谁么?
“这么轻易就道歉啦?”
苏沐秋开口。

“没……”叶修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生龙活虎的少年,心里狠狠的一揪又沉沉的放了下去。


仿佛失而复得什么宝贵的东西,突如其来的喜悦冲上了心头。
他无法遏制的抱住了苏沐秋。

虽然随即来的真相夹杂着落寞感让叶修猛然间发觉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但是他到也不太在乎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只是在想如果这个梦久一点好不好。


叶修更加用力的抱紧苏沐秋,

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骨子里一样,

那么用力,用力到好像下一秒就会把骨头抱碎,用力到好像下一秒就要窒息。


苏沐秋哎呦哎呦得叫着,一边拍他后背,一边吼着疼死啦放开啊
但是很快他就不叫了,因为他没由来的感受到了一股悲伤,很悲伤很悲伤,仿佛一个小孩子失去了他的全世界一样。于是他手上的拍打也停了下来,开始轻轻抚摸着叶修的后背。
任由叶修这么抱着他,自己疼得轻轻倒抽着凉气,却也压抑着满心的诧异没问出口。

这是梦吧。
叶修这么想着。
真希望这个梦能一直做下去。
叶修开始害怕醒来。

《十年》修伞(可能接下来会炖肉?

2
狼狈,
当他看见一辆车呼啸而至的时候,
叶修感觉能形容那时的自己的只有狼狈这个词,

苏沐秋出车祸的那一天。

隐约记得仿佛是个偏热的夏天,即使是末夏,夏蝉叫得也比往时更嘈杂更恼人。
但又感觉像是个偏凉的夏天,像是一盆冰水,从头浇到了脚。
苏沐橙跌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叶修却连注意都没注意到似的依旧傻站在马路中央。
他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黑白,难以置信,惶恐,迷茫,错愕,甚至绝望,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整颗心脏。
耳边嘈杂的尖叫,人群的攒动声渐行渐远。他感觉那股潮水不仅淹没了心脏,又像是把他的整个人都淹没了。
那时的他还只是18岁,他没办法接受这个现实。
但是即使到了现在,叶修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现实。

苏沐秋死了。
苏沐秋再也不会回来了。
或许也是那时,
叶修的心也死了。
叶修也再不会爱上什么人了。

眼前突然掠过了很多景象,一帧一帧的全是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
叶修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几乎无法支撑住身体,但却还是摇晃着走向了那个动也不动的人。
叶修还想像着那个人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转过头来嘲讽他,大笑着说瞧把你吓的。
可是他没有,地上的人一动不动,暗红色的血却从身下蔓延开来,

叶修觉得很痛,也不知道是哪里痛,浑身像是被灼烧一样的痛,心跳声强烈得震耳欲聋,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耳膜里钻出来。
他又觉得很冷,那双以稳著称的双手开始颤抖,而颤抖又一点一点蔓延到手臂,上身,双腿,内脏。
紧接着双腿一软,跪在了路上。
胃部剧烈的抽搐感让他弯下腰去,仿佛哮喘发作了一般痛苦的喘息,把满世界的混沌空气狠狠的吸进肺里,再狠狠的吐出来。

叶修又站了起来。
好像过去了很久,但却仅仅短如一瞬。
现在的他难以想象自己当时是怎样一种坚强。
他只记得他那双手又重新变的稳定,他只记得那双手签了无数张冰冷的纸。

肇事司机的赔偿并不多,因为当时他们三个嬉戏打闹,没等绿灯便冲了出去。所以他们甚至连一处墓地的钱都付不起,东拼西凑后,勉强埋进了南山公墓最廉价的地方。

以此纪念我的友人,以及我最爱的爱人。

叶修总是不敢看墓碑上镶嵌的那张照片。因为苏沐秋总是笑的那么明媚耀眼,以至于没有一张照片是正经严肃一点的,而如今却镶在这厚重的墓碑上,是那么的不搭配,那么的嘲讽。


他最爱的少年就这么离他而去。


痛苦一点一点发酵,膨胀。


让他的世界

拥挤得只剩下寂寞。


我知道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然而,
然而。


《十年》修伞(魂穿文,太虐了我要拯救他们

1
去扫完了墓,叶修难得没再去游戏
而是一脸淡然的回到了他的那个小储物间去了
仿佛没有太多的悲伤也没有太多的遗憾
全然没了在南山墓地时满脸的苦涩

叶修轻轻关上了房门,深深叹了口气
其实当年他和苏沐秋的关系远没有叶修在南山墓地讲的那么简单
这段关系苏沐橙也是知道的,只是不是段能光明正大暴露出来的感情
叶修看了看自己这个小的有些可怜的储物间,里面空空的几乎没有什么东西
就像那年他独自一人从家里出走,之后又辗转中遇见的那对儿兄妹
那对兄妹就住在这种小的可怜的地方
但是却把这种地方当成天堂

他想起他们窝在一个小桌子上吃着泡面,
他想起他认真的研究银武认真的写挂
他想起他们一起坐在电脑前pk,
他想起那个小本子上的三人的胜负,
他想起他们的吻,
他想起他们在房间里氤氲的爱情,

叶修像是再也没有一点力气,靠在房间门上,一点一点滑坐在地上
他很久没有这么力不从心了
也很久没有空虚了
他总是用一些琐碎的事情来占满自己的全部心思,不留一点空隙,不让自己有任何一点喘息的机会
那些琐碎的事或者是战队未来的规划,或者是在第十区的兴欣公会,或者是为战队吸纳新的人才,又或者是联盟里那些勾心斗角。
但是没有一件事是关于苏沐秋的。

他不想再想起苏沐秋
每一次的想起伴随着令人窒息的刺痛感,也伴随着可怖的空虚。
就好像把一把叉子插进了胸口,旋转着搅动,此后又挑出了一大块,血肉模糊
总是有一种想哭却没什么可哭的心情
这种心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变淡,反而越发凄厉了起来。

叶修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重重的摔到床上。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想,他现在也什么都想不了。
几年了?这是第几年了?
叶修渐渐蜷缩起来,把脸深深埋进了双臂里。
沉沉的睡过去。